54f3娱乐网  >   文化  >  正文

王熙凤究竟有没有出轨贾蓉?深知她底细的平儿,曾当众说出答案

黛玉进府时,王熙凤才嫁进荣府几年,端的是“神妃仙子”的模样,加上生花口齿,拔群才智,令人见之难忘。

将门出身的王熙凤,生性聪敏,心机深细,自幼玩笑间就有杀伐决断,嫁入荣府后,仰赖姑妈王夫人,掌管府中事务,才能得到彻底的发挥,愈发历练老成,不久便为府中上下交口称赞,其丈夫贾琏,倒退了一射之地。

而除了能力出众,城府深沉,口齿伶俐,读者对王熙凤印象极为深刻的,还有她“开放”的私生活。这还得归功于第七回。

周瑞家的送宫花,路过王熙凤院子,刚进去便瞧见小丫头丰儿坐在正屋门槛上,见到她忙摆手,示意往东屋去。周瑞家的进东屋后不久,才听到正屋门开了,平儿端着铜盆出来,叫丰儿舀水进去,随之屋里传来贾琏的笑声……

嗯,明眼人看到这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啦。然而贾琏夫妇虽年轻夫妇,但彼时毕竟大中午,光天化日下秘戏,难免落人口舌,这不是?拍着巧姐的奶娘在听到周瑞家的问:“奶奶还在睡觉?”时,只是撇着嘴摇头不说话,估计在脑补主子秘戏的画面,心里鄙夷了无数次呢

饶是王熙凤和贾琏蜜里调油,但王熙凤的生活作风还是遭到了质疑,因为贾蓉。

在第六回,刘姥姥在王熙凤屋里打秋风时,贾蓉进来求王熙凤,称父亲贾珍要见一个要紧的客人,命其来借王熙凤的玻璃炕屏。两人的谈话颇为亲密,最叫人不解的是,贾蓉要离开时,王熙凤将其唤回,程乙本文中写道:

贾蓉忙回来,满脸笑容的瞅着凤姐,听何指示。那凤姐只管慢慢吃茶,出了半日神,忽然把脸一红,笑道:“罢了,你先去罢。晚饭后你来再说罢。这会子有人,我也没精神了。”贾蓉答应个是,抿着嘴儿一笑,方慢慢退去。

不得不说,这段文字中,二人言辞闪烁,神态飘忽,就差没窜上九重天了。读者在字行间都能意会到两人的私心隐情。

更厉害的是,在第七回焦大醉骂,骂到“扒灰的扒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”时,文中特意提到“凤姐和贾蓉等也遥遥的闻得,便都装没听见。”其实稍微动脑,便知王熙凤和贾蓉乃婶侄关系,和“扒灰”、“养小叔子”都沾不上边。

再有王熙凤钓贾瑞上钩时,说道:

“果然你是个明白人,比贾蓉两个强远了。我看他那样清秀,只当他们心里明白,谁知竟是两个糊涂虫,一点不知人心。”

嗯,看着就是自曝家门了。如此,许多人坚决认为,王熙凤出轨贾蓉,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


然而,事实果真如此吗?不见得!

首先我们先看清一点,那就是第六回贾蓉借炕屏一节,程乙本叙述与早期抄本的甲戌本、巳卯本、庚辰本出入极大,且看这些版本如何描写同一情节的:

贾蓉忙复身转来,垂手侍立,听何指示。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,出了半日的神,又笑道:“罢了,你且去罢。晚饭后你来再说罢。这会子有人,我也没精神了。”贾蓉应了一声,方慢慢的退去。

所以,程乙本续书作者高鄂和程伟元违背了原著意思,给读者留下一个被曲解了的凤姐的形象。


其次,王熙凤对贾琏,是绝对的忠贞。

林如海病重,来信借黛玉回扬州时,贾母命贾琏护送。论理,如果王熙凤与贾蓉有私情,这就是苟且的绝好机会,可是王熙凤怎么做的呢?文中写道:

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,心中实在无趣,每到晚间,不过和平儿说笑一回,就胡乱睡了。

而且两人经常夜里计算贾琏行程,显然,王熙凤心中,绝对只有贾琏一人。


当然,关于王熙凤的是非曲直,平儿当众说的话最有说服力。

第五十五回,探春理家,众刁奴借赵姨娘弟弟抚恤费一事,挑拨赵姨娘欺辱探春,趁机要欺倒这个幼主,事件最终被平儿平息。众婆子见到平儿,忙殷勤献茶,陪笑讨好。平儿趁机警告道:

“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,心术利害,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?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,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。饶这么着,得一点空儿,还要难他一难,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。众人都道他利害,你们都怕他,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。前儿我们还议论到这里,再不能依头顺尾,必有两场气生。那三姑娘虽是个姑娘,你们都横看了他。二奶奶这些大姑子小姑子里头,也就只单畏他五分。你们这会子倒不把他放在眼里了。”

这里面说得明白,这群婆子媳妇没一个省油的灯,如果王熙凤有什么差错,早就落了众人的口声,被治倒了。而从王熙凤的状态来看,明显她没有被众人抓住什么把柄,试想宁荣二府素来没有秘密,王熙凤如果和贾蓉不堪,岂能逃过这群人的眼睛?

所以,王熙凤此人,外面行举泼辣甚至放肆,但仍旧是一个父权社会下的妇人,那些妇人应有的矜持与自重,她都不会缺少的,所以夜间贾琏“不过改个样”,她就“扭手扭脚”,还不是因为娇羞自持?这样的女子,又怎么会出轨呢?

今日热点

小编精选

热门推荐

沪ICP备13002541号-3